魔王亲卫队class

千年战争魔王亲卫队

满月如镜,月轮刻画着漂亮的圆环

悄悄流淌的月光跟千年战争从前的会有所差别吗


「——你,也会暴露这副心情呢」


——在夜已深的职务室,我听到了少女清冷的声音

那是与豁亮的月光相对应,像是昏暗的水面一样平常的声音


已往的魔王亲卫队,名为夏缇雅的女孩

被魔王加里乌斯夺走了兄长,千年战争的当事人


她像是很感爱好一样平常的看着这边,轻轻的歪了歪头



「没什么,只是有点受惊罢了」

「毕竟我所知道的你的样子也只有你立于火线,亦或是率军指挥时的容貌了」

「看到那样的你,如今就像是要吟诗一样平常担心的样子,还是会受惊的」



我有暴露那样的心情吗




「是啊,那心情就像是被月光迷住,立刻就要消散不见一样平常」



「不是执政者,而是你原本来本的样子……」


「……有什么不安吗?」



说没有不安就是谎言了


不管是即将到来的漫长战斗,还是全部都结束以后的事情

一想到这些就以为,我没有一分一秒能故步自封




「………………」

「你还真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笨伯呢」

「人类的寿命拿来烦恼着实太短,在意那种事情又能怎样」

「…………不管再怎么烦恼,运气总是在你必须做出决断的时间丢出些不讲理的困难不是吗」



她被魔王夺走了兄长,甚至连「死」这个终焉也被夺走了

从千年战争的开始到如今,她的人生恐怕布满了不讲理的选择题



「数目上的话,确实是吧」

「活的越久,需要选择的时候自然就会越多」

「但如果说选择的重量的话,我和你之间并没有很大的差异」

「失去家属,生活至今的全球崩解离析,这是对任何人来说都一样,恒定的悲剧」


「…………只有我才是悲剧的当事者这种话,我已经说不出来了」

「由于我已经知道了他人……知道了你们所承受的事物」



夏缇雅这么说着,看向了从窗户倾注下来的月光

她的侧脸,就像方才她描述的我的样子一样平常,像是要就这样消散淡去一样



「……呵呵,像是要消散了一样,吗?」

「如今可还不能消散啊,不管怎样,我还没有为兄长报仇……」

「并且也还没向你报恩呢」



——向我,报恩?




「……什么啊,你那心情,就像是要说你只是做了天经地义的事一样」

「但是对你来说,我只是单纯的包袱吧?」

「魔王加里乌斯复生的那个时间,我身材里残留的魔王之力的残片被消去了」

「完全的不死性,超乎凡人的气力与无数的知识,这些大概都被魔王夺走了」


「就连已往的回想,走过的旅途,曾经肯定很重要的无数记忆,也……」

「如今的我只是个仅剩一丝气力,不知何时会熄灭的烛火一样平常的存在」

「你可怜这样的我,像如今这样让我作为臣下在你身边为你效劳」

「这不是恩情还能是什么呢」



…………。



「……你说,不是可怜?」

「…………以为可以一起进步,才这么做的,吗」



我也不以为能很快跟夏缇雅相互明白

生活的年代差别,最终的目标也不一样


——但是


「就算目标地不一样,也可以在道路分歧之前一起进步,吗」

「…………」


「くくっ(轻笑声)……哈哈哈」

「不是,くくっ,不美意思笑出来了」

「只是,以为很像啊」



——很像?



「是啊,你的话与举措和那个男子——那个称我为小伙伴,这个好久没有听过的称谓,的男子很像,同时也和我的兄长很像」



——那个男子,另有她的兄长

如今身在魔王军的好敌手,德希乌斯,以及已往被作成魔物容器的她的兄长吗

这两位都是对她来说无法替换的存在,被比作这两人还真是有点不美意思呢



「只是叙述事实罢了」

「你明明说着极为实际的话,你的话语却能让他人看到梦与抱负」

「虽说时不时会说出不得了的话来,那些也是你将抱负作为话语转达出来的吧?」


「对啊……那家伙也是这样啊,这就是血缘吗……」

「轻微想起了一些事啊」

「你的先祖,如今被称为英雄王的那家伙也是像你这样,诉说着抱负,吸引着人民的存在」



跟自己先祖并排比较果真还是很让人不美意思啊

但同时,这句话是切身经历过的她所说出的,让我胸中也涌出了自豪的情感


接着,夏缇雅少有的用慈祥的视线看着我,这样说道


「现年代的英雄,全球的救世主,终将诛讨魔王之人,在我这漫长的生活里唯一认可的君主啊——」


「——谢谢你将我迎为搭档,我在此宣誓吧,直到殒命拥抱我的那刹时为止,这柄长枪,这副身躯,将毫无保存的向你献上」






「……………………」

「…………すぅ……すぅ」(呼吸声)


——深夜的职务室。

我们正在发动王国中的知识分子,把戏师,研究者,以及林林总总的人,来調察有关魔王加里乌斯的已往文献

幸好王国里还留有着英雄王和他搭档们所保住的几份古老资料,然而——


「……嗯……すぅ……すぅ」


——应该是连日的解读古代文献,太过委曲她了吧

夏缇雅正倚着我的肩膀发出小小的呼吸声


「兄长……大人」


看来她正做着已故兄长的梦啊,既然如此,临时不要唤醒她比较好吧

在被魔王夺走气力的时间,她的魂魄也受到了重大的创伤,连大部分的记忆也被粉碎了

然而就算如此,切身经历过千年战争的她那纵然残破的知识也为解读古代文献提供了好几个非常重要的谍报

为了回报她赐与的名为知识的武器,如今就趁她苏息的期间自己解读个一两本文献吧——


「……嘻歡」

「最嘻歡……兄长大人了……」


——我该不会是不警惕听到了不应听的,她的重要回想吧


「……兄长大人真是的……」

「那么可爱的……裙子……むにゃ(姆喵)……不合适……我啦……」


她梦到的肯定是兄妹之间的重要回想吧

不停偷听着这样的话果真会犹豫啊

还是先把夏缇雅唤醒,让她今日先回房苏息吧


「……んっ……ふぁ(打哈欠)」

「——嗯?……真,真抱歉,王子。我不警惕睡着了吗……?」

「真的很抱歉……。明明连一国之首的你都在解读文献……」


她已经没有了完全的不死性,那么像凡人一样需要就寝不如说是理所应当的

我这么说道,试着提议她好幸亏床上睡一觉


「……不了,如今想要尽大概多的谍报不是吗?」

「……嗯?怎么了你那心情」

「……唉。你这是不管怎样也想让我苏息吗?」


这是固然的,夏缇雅不停不眠不休的帮着我们

虽说还留有一点魔王之力的残片,纵然这样我也不能不停让她委曲自己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行吧」

「但是,也用不着回房间,在这里苏息就行」

「临时享受一会闲聊的话,睡意也会逐步消散吧」


只是坐在椅子上真的可以或许消解疲惫吗……

也不是没有这么想过,但这也是对她来说的妥协吧

单是让夏缇雅有好好苏息的想法就算是有谈判结果了


「……王子,在我睡着的时间,我有没有说过什么梦呓之类的工具?」

「…………」

「……是吗,兄长大人,吗」

「确实恰好做了关于兄长的梦呢……」


「那是什么时间的事了呢……这是兄长为我做了裙子的当时候的梦」

「“夏缇雅很可爱以是应该穿更可爱一点的衣服”什么的」

「呵呵,如今想起来兄长也真是相当希奇的人啊」

「是由于碰到了你这么个怪人吗,总会想起林林总总的从前的事啊」


夏缇雅自嘲一样平常的笑着

——可爱的衣服,吗


夏缇雅寻常就不停没卸下过那副武装

确实是有着不少漂亮装饰的铠甲与武器,但是就像她兄长说的那样,

至少不用出战的时间好好装扮一下也没问题不是吗


「哈哈,别说傻话了」

「我是为了复仇才苟延残喘的,事到现在也不大概为了复仇以外的事而使用这副身材了」


「妆扮得漂亮,穿着少女般的衣服,我没有做这种事来躲避实际的时间啊」

「只有铠甲与武器才能堪堪维持住我的存在」

「在我将近屈服崩溃的时间定义名为夏缇雅的存在」

「告诉我:你已经不能算是人了」

「告诉我:完成复仇吧」


「以是,我不需要可爱的裙子什么的」


这么说着的夏缇雅的心情表露出些微的狂气,和些许寥寂的颜色

她能走过这千年以上,连自己的存在都将近被消磨殆尽的漫长韶光,

就是靠着这副名为复仇的锁链将自己束缚的吧

以是武具对她而言大概是为了束缚自己魂魄而自己定下的戒律吧


「再说了,我的身材不会再有发展了,这副贫弱的少女身材再怎么妆扮,看起来也就是装成熟的小女人罢了」


…………。


「……看起来有什么话想说的样子啊」

「怎么了,说清晰」

「……什么?要送我裙子?笨伯吗?你是最上级的大笨伯吗?」


人能像人一样好好生活的全球,夏缇雅这样的少女可以或许不受苦难,不停幸福的在世的全球

她的兄长也肯定梦想过在那样的全球中生活的夏缇雅的样子吧

那么正因如此,我也跟她的兄长得出了同样的结论


「……唉,连不听人说话这种地方都很像吗」

「不对,不如说……这样啊……」

「比起单纯的跟兄长的面影重叠,更像是……」

「……呵呵,怎么会呢,这没死成的魂魄早已没有那种情感了吧」


…………?


夏缇雅像是有点兴奋一样平常,悄声的自言自语的说着什么

能再说一遍吗,我试着这么问了

然而夏缇雅轻轻的摇了摇头


「没什么,只是说了我中意你而以」

「再就是,这样的也挺风趣的」


……感觉似乎并没有听到这样的话啊

我歪着头有点烦恼着,这时间,夏缇雅像是忽然想起来了一样,这样继续说着


「对了,要是送我裙子的话,盼望不要送那种有点孩子气,过于可爱的」

「轻微,成熟一点的」

「没错……好比说」


夏缇雅少见的暴露了开玩笑般的微笑,这样说道


「能站在人类种的英雄身边也不用感到羞辱的那种,怎样」

喇墓檬超 クラス叹 クラス泼拉 洒雇 介袋 蒜拨科币骡 苟封がヒットした浓の苟封蜗を办年箕粗20◇负警 承烂 アビスリベリオン 苟封がヒットした浓の苟封蜗を办年箕粗 30◇ 负警 妈企承烂 アビスセンチネル 苟封がヒットした浓の苟封蜗を办年箕粗 40◇ 负警
ブロック眶と苟封滦据眶+1 HP惧竞(面)、苟封蜗惧竞(腮)、松告蜗惧竞(面) アビスレイダ〖 苟封がヒットした浓の苟封蜗を办年箕粗30◇负警
スキル跟蔡箕粗が30%笼裁
スキル面の苟封蜗1.3擒 HP惧竞(腮)、苟封蜗惧竞(井)、松告蜗惧竞(井)

妈企承烂

アップデ〖ト旺悟

2018/12/06 悸刘。
2019/11/21 !妈企承烂悸刘。

クラス拒嘿试礁

攻撃を掷中させた敵の攻撃力を短時間低下させる特性を持つクラス。
この特性により、防备力アップでは対応できないような高攻撃力を持つ敵に対して、敵の攻撃力を下げて历久大概にする、という本领が取れる。
敵の攻撃力そのものを下げるので、一人で物理・魔术・貫通攻撃の全てに対応できるのも利点。(なお、敵のDoTは攻撃力と関係ない固定ダメージであるため、攻撃力を下げても軽減できない。)
呪術使い などが持つ範囲攻撃力デバフとも併用大概なため、自身の历久力に合わせて上手く敵の攻撃力を低下させたい。
デバフの併用可・不可の詳細については よくある質問 を参照。

ステータス的には ヘビーアーマー と比較して重コスト、攻撃力が高めで历久面が劣る1ブロックの純近接ユニット。
素の历久力が高いヘビーアーマーと違い、こちらは攻撃を当てないと历久性を発揮できないため、複数の敵から遠距離攻撃を受けたりすると脆い。
強敵と一対一、という状況を整えて使うのが基本的な運用になる。
スキルで遠距離攻撃が大概になる場合は、自身が矢面に立つのではなく味方がブ!ロックしている敵に攻撃を当てて味方の補助に回る、という運用もあり。

第二覚醒は、攻撃力デバフの効果が大きくなり历久面で有利なアビスセンチネルと、
スキル効果時間・攻撃力が強化され攻撃面で有利なアビスレイダーに分岐する。

2018/12/06 実装
2019/11/21 第二覚醒実装

本文网址: http://www.9taota.com/article/20221645227_5572_2241442992/home

推荐阅读

tags

最新发布